第155章 家庭主妇逆袭成为美艳网红 46(1 / 2)

心里像扎了根刺一样难受疼痛,有时候会让她感觉胸口闷闷,呼吸困难,喘不上气。

是她太依赖大叔了吗?所以大叔一分心到别人身上就受不了吗?

因为大叔是这世界上唯一对她好的人,是她最亲最亲的亲人,是她心中的依靠,如果大叔都不在乎她不关心她了,她还有什么亲人呢?没有了!

所以,她才如此在意大叔对别人好吧!

龚卉儿对自己的反常归结于是对龚行的亲情依赖,因为之前没有任何一个女人与大叔这么接触过,所以她没有反常过,可是现在见苏姐姐吸引了大叔目光和注意力,自己就怕大叔不再像以前一样了,一定是这样的!

可是,大叔都好久没跟自己好好说说话了,她想大叔了,很想!

龚卉儿眼睛无神盯着前方大屏幕电视,坐在雕花木椅上百无聊赖看着,心中却想着怎么能让大叔回到之前一样。

“咳咳——”

厨房里突然传来芳姨的咳嗽身。

“李管家,我这两天感冒了不舒服想请个假回家休息两天,也怕传染给小姐,小孩子这个季节容易感冒。”芳姨语气中带着浓重鼻音正在跟管家请假。

“行,你说的对,到时候小姐被传染了那就不好了,你回家休息两天吧!”管家爽快答应了。

龚卉儿听见厨房传来的对话声,眼底亮光一闪,想到了一个好计策。

———

这天,苏酥正在办公室跟龚行讨论关于百草霜正式投入市场后的销售方案,百草霜的各项检验和注册证书都已经全部通过办理,龚行这次与苏酥合作投资了一个亿,并且提供原材料供应,苏酥把于哲的五千万全部投了进去,苏酥注册了一个化妆品公司,名叫——宜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,她本想与龚行五五分股,但龚行不同意,只拿四成,苏酥六成。

苏酥也没意见,龚行有的是钱,估计也不在乎多挣那么一点。

经过一个月的辛苦努力,功夫不负有心人,苏酥的宜美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终于正式成立,产品也已经在加快生产中。

今天已经约好了跟龚行谈论销售方案,两人正说的投入,龚行电话铃声突然响了,是他的私人电话铃声,一般除了大宅来电或龚卉儿和他几个要好的朋友,剩下的也没谁回打这个电话。

龚行站直身子接通电话。

“先生,卉儿小姐突然发高烧,嘴里喃喃一个劲喊着要见先生,先生您要不要回来看一看小姐?”

电话里传来大宅管家的声音,声音急切洪亮,一旁的苏酥也听个分明。

龚行一听,立即眉头轻皱,“等着!”回了两个字他便挂了电话。

而后转头看向苏酥。

苏酥摆手,“我没关系,我们明天讨论也行,卉儿既然病了你赶紧去看她,这一个月忙着公司的事我们都很少关心她,正好,我也跟你去看看,顺便给她煲个养身汤……”苏酥边说边低头收拾桌上的东西。

龚行点头,两人一同前往大宅。

龚行显然很担心龚卉儿,一下车,也没有管苏酥,便大步快速走进大宅,苏酥紧跟其后,她也担心龚卉儿,校庆文艺表演在即,怎么突然就发烧了呢!

苏酥知道龚卉儿每天都有很辛苦勤劳在练习,如何错过了校庆,她心里肯定很难受。

希望她能快点好起来!

苏酥跟在龚行身后来到二楼龚卉儿房间,一进门,就见家庭医生正在给龚卉儿量体温,龚卉儿正躺在床上昏昏欲睡打点滴。

她脸色酡红,嘴唇有点起皮发干,一见龚行,本来迷蒙的双眼立即睁大了些,脸上露出开心表情。

“大叔,真的是你?你来看我了……”她说着,盯着龚行的乌黑的大眼睛里不自觉露出委屈神色,眼底也孕育出点点湿润,竟是要哭了的模样。

龚行一见龚卉儿柔弱委屈模样,一向冷硬的脸色早已变得柔和,他坐在龚卉儿床边,伸出大掌摸向她的小脑门,“烧迷糊了?不是大叔是谁,怎么就发烧了呢?是不是又为了好看没有加衣服?”龚行眼神温柔注视着龚卉儿,声音也极其的轻柔。

这还是苏酥头一次看见龚行这副浑身上下柔和的模样,倒是有些稀奇。

“宿主,请清醒一些,你不应该感到有危机感吗?男主可是对女主才会展现这副温柔姿态,说明女主在男主心中地位不低啊!你还有心情关心人家!”9528突然出声提醒。

“我知道,龚卉儿在龚行心中的位置本来就特殊,这不是早就知道的事情吗?不用担心,我看的出来,龚行对龚卉儿应该还没有产生男女直接的情愫,话说龚卉儿现在只是个十四岁的半大丫头,如果龚行真对自己养大的龚卉儿有想法,那不是很变态,他对龚卉儿感情发生变化应该也是等她成年后,现在他可能只是把龚卉儿当成女儿或者妹妹那样在意。”

9528没有说话,它绝对苏酥说的很有道理。

如果男主龚行针对龚卉儿有什么想法,想想那还真是有点变态呢!

龚卉儿听见龚行柔声问候,可怜兮兮摇了摇头,听见大叔温柔关怀的声音,长久积蓄在心中的委屈终于使她忍不住落下泪来……

“怎么还哭了呢?乖!病了不能哭,都是大叔不好,大叔这段时间为了工作忽略了你,好了好了,不哭了,再哭就成小花猫了!”

龚行一见龚卉儿竟然委屈巴巴哭了,心中心疼,立马伸出大掌动作轻柔帮她抹掉眼角的眼泪。

奈何龚行越是关心她,龚卉儿眼中泪水越是止不住往下流,以前的压抑、焦虑、难过的情绪一下子爆发出来,哭着哭着竟然抽噎出身,整个身子微微颤抖,好不可怜!

龚行眉头微皱,暗自自责自己忽略龚卉儿太久,她本来就小小年纪失去了父母,自己现在是她唯一的亲人,他知道女孩子现在青春期很敏感,自己应该多关心一下她的学习生活,说不定遇上了什么问题自个憋着,现在病了就一下子爆发出来。

看着龚卉儿这副柔弱可怜的委屈模样,龚行心里也不好受,他起身走向龚卉儿,把她上半身微微抬起,让她靠躺在自己怀里,大掌一下又一下拍打安抚……

两人什么话也没说,一个在哭,一个极为耐心安抚。

气氛莫名的温馨和谐。

家庭医生见次走了出去,出去之前还眼神示意苏酥。

苏酥看着两人甚为和谐温情的一幕,叹了口气,脚步轻缓关上门离去。

“宿主,虽然男主龚行对龚卉儿感情正常,但我瞧着,龚卉儿好像对男主感情不一般呐!你看那哭的,那委屈巴巴的眼神,还有眼神中隐藏的依赖和情愫,不简单呐不简单!”9528煞有介事开口道。

“你怎么知道不一般?难道你还谈过恋爱,对这方面这么在行啊?”苏酥语气调笑道。

她下楼来到厨房,打开冰箱看了一眼,正好有条草鱼,打算给龚卉儿炖生姜草鱼汤喝,生姜草鱼汤有解表散寒、疏风通窍的功效。